1. 主页 > 经济财政 >

[债券新闻]宏观经济与财政政策分析:我国仍有继续扩债减税能力

  以逆周期调节来统领宏观调控的主体框架和基本取向,总体上强调扩张、支撑、协调、平衡的特征,即:政策取向上以扩张性为主;政策目标是支撑经济合理运行,确保经济平稳有序健康增长;宏观政策应统筹运用财政政策、货币政策等,发挥政策合力;政策策略上要坚持平衡,既包括市场体系各个结构的运行平衡,也包括市场与政府之间的作用平衡。

    巩固“六稳”基础 应对“稳中有变”

  2018年第四季度中国经济运行基本趋同于全年状态,宏观经济风险有所下降,经济运行的稳定环境得以维持,但外部经济压力明显加大,内部的重大风险并未得到根本解决,当前中国经济仍处于“拐点”的风险期,需要在做好“六稳”的前提下,全面实施逆周期调节。

  (一)“六稳”框架成果初显,经济运行平稳有序

  2018年,中国经济基本实现了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的稳就业、稳金融、稳外贸、稳外资、稳投资、稳预期的相关目标,宏观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,矛盾与风险得到了初步的缓解。

  经济增速达到6.6%,贡献全球30%的经济增量。2018年全年,我国经济增速达到6.6%,经济总量达到900309亿元,约占全球经济总量的16%,稳居全球第二大经济体。据IMF的测算,2018年中国经济为世界经济增长贡献了30%的增量。

  就业环境总体稳定,GDP增长的就业带动能力提升。2018年,我国城镇新增就业1361万人。年末城镇登记失业率为3.82%,调查失业率为4.9%,低于4.5%和5.5%的控制目标。GDP每增长1%带动的就业人口约为206万人,超过2017年的196万人的水平。

  金融风险总体下降,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明显增强。2018年,金融风险的五大表征均出现明显回落,主要指标有所好转:一是利率水平降低,资金成本有所下降;二是宏观杠杆率快速上升的情况得到控制,宏观杠杆水平总体稳定;三是金融脱媒的状况有所改善;四是表外资金规模明显下降;五是金融体系内部的风险水平有所降低。

  对外贸易总额首超30万亿元,继续蝉联第一贸易大国。2018年,我国进出口总额达到305050亿元,再次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贸易大国。从构成来看,出口总额达到164177亿元,增长7.1%;进口总额达到140874亿元,增长12.9%;贸易顺差23303亿元,下降18.3%。总体保持稳定,贸易进一步趋向平衡。

  外资规模保持高位稳定,制造业外资显著增长。2018年,我国实际利用外资1349.7亿美元,同比增长3%。其中,制造业实际利用外资413亿美元,同比增长20.1%,占比高达30.6%,高新技术制造业同比增长35.1%。

  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保持稳定,制造业投资增速显著加快。2018年,我国固定资产投资总额达到635636亿元,增速为5.9%,总体保持稳定。其中,民间投资总额为394051亿元,增长8.7%,占固定资产投资比重的62%。从产业结构看,第二产业的投资增速达到6.2%,其中制造业投资增速达到9.5%,超过平均投资增速。

  形成良好收入预期,促进消费稳定增长。2018年,我国居民平均收入达到28228元,增速为8.7%,剔除价格因素达到6.5%,快于人均GDP增速。从收入分配结构上看,2018年我国居民收入占GDP的比重达到42.7%,收入分配结构进一步改善。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19853元,较2017年增长8.7%。从运行数据来看,平均消费倾向仍处于历史高位,市场预期平稳。

  (二)稳中有变、变中有忧的风险表征

  在初步实现“六稳”目标的同时,经济运行中的深层次矛盾和结构性风险也在一定程度上积累。可以将这些矛盾和风险归纳为以下六个方面:

  外部环境复杂严峻。2019年,全球经济运行依旧十分复杂,对我国的外部经济运行环境带来了较大压力。这些压力和问题包括:美国经济政策特别是货币政策是否继续“以邻为壑”、“一意孤行”;在推动共建“一带一路”过程中,能否发挥企业的主体作用,突破现有“瓶颈”,真正形成东西双向开放、陆海内外联动的新局面。

  经济面临下行压力。2018年,从推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来看,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仅为9%,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仅为5.9%,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下降明显。相较于内部需求,出口在保持了三个季度的快速增长之后,在四季度也出现减速的现象。

  金融出现偶发性的异常波动和共振。2018年7月至10月,我国金融市场一度出现股市、汇市、债市的相关联的异常波动。虽然这种资产市场间的风险联动和压力共振的主要诱因是外部的,但在短期内所形成的风险压力仍不容小觑。

__射频相关股票 —
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nxtchina.org/plus/view-1610-1.html